中国香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香榧文化

香榧文化

腾出低效林换来名贵林

中国香榧网2024-03-17香榧文化香榧的营养成份
竹山种香榧,香榧的营养成份,香榧的英译,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素以茶叶闻名,可最近,平地一声雷,宣布将利用低效林地,三年内发展10万亩香榧林,着实引发不少热议。近年来,农产品滞销屡见报端,因盲目扩种难以收场的更不在少数。新昌此举不免

腾出低效林换来名贵林

   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素以茶叶闻名,可最近,平地一声雷,宣布将利用低效林地,三年内发展10万亩香榧林,着实引发不少热议。近年来,农产品滞销屡见报端,因盲目扩种难以收场的更不在少数。新昌此举不免让人忧心:诸暨香榧早已名扬天下,周边更盘踞多个“中国香榧之乡”,这无异于“饭店门前摆粥摊”,想要异军突起,难度可想而知。

   话题之所以迅速蹿热,还缘于香榧的“自带流量”。其属绍兴市树,原产会稽山脉,至今仍有不少千年以上的古香榧群。相比其他坚果,香榧可谓特立独行:生长慢、寿命长,果子须得三年才会熟,三代同挂树上,采摘十分不易,再加上资源少,物以稀为贵,价格自然高,香榧一度风光无限。

   市场对香榧也是“爱恨分明”。喜之者,称其口感独特、营养丰富;恶之者,则嫌其麻烦,不仅外壳难剥,里头还有层黑渣,清除不净,又苦又涩。作为本土特产,江浙一带曾视其为贵礼;可到了北方,闻所未闻,更不知如何下手。这些年,随着面积扩增、产能提升,香榧开始走下神坛,价格也每况愈下,但与山核桃相较,仍属小众坚果。

   面对如此有力的竞争对手,又面对日渐低迷的市场行情,通往致富的罗马道路有千万条,新昌缘何会选中香榧发力?更何况,三年十万亩,如此高举高打,又是行为,难免让许多人错愕:是不是突发奇想,会不会一地鸡毛。就连不少本地人也打起问号。

   针对外界种种疑虑和担忧,新昌县委书记黄旭荣直言:“我们不是为了发展香榧产业而种香榧林,而是用名贵林替代低效林。做出这个决定,我们非常谨慎,前后调研试点了一年半,这才对外公布,目前仍不断优化调整中。”

   为何聚焦低效林?还得从新昌的地貌说起。作为山区县,新昌“八山半水分半田”,农村面积占了竹山种香榧又集中在高新园区,导致不少农村“空心化”。这些低效林,有的种毛竹,有的种板栗,还有不少被荒废。许多观感虽好,却无效益。在黄旭荣看来,等于“抱着金饭碗没饭吃”。

   2021年7月,新昌被列为省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缩小收入差距领域首批试点名单。这其中,最主要的课题就是,如何解决“消薄”与“提低”。“消薄”全称为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此项工作,新昌压力:整个绍兴有101个村经营性年收入少于30万元,全被新昌所“承包”。纵观其他兄弟县市,早已跑在前头。

   增加经营性收入,赚的是市场的钱,并非给钱就能一劳永逸。黄旭荣的观点是:越是艰难,越是亟需“超常规”手段。“乡村共富重在产业发展,只有激活资源,导入产业,开展市场化、规模化经营,才能让强村富民更有质量、更可持续。”

   经过盘点,全县共有30多万亩低效林,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县里请来浙江农林大学的专家团队,一则分析项目建设的可行性,二来分析改造后的生态环境影响。期间,光大大小小会议就开了几十场,最终统一思想:改种名贵林,并将香榧作为首批改造树种。

   选择香榧,对于周边县市带来的直接竞争,县里自是了然于胸,但并非“老虎摸不得”,相反前景乐观,原因有三:

   首先,相比山核桃等干果,香榧为我国特有,种植空间有限,发展空间却巨大,新昌恰好地处最适宜的种植区和气候带;

   第二,香榧用途多样,属于国家战略油料作物,四季常绿,栽后管理方便,且易储存,可常年供应市场,销售压力小;

   第三,很多水果虽长得快,可盛产期有限,大多只能鲜食,很难精深加工,而香榧盛产期有几百年,以后就是座大富矿。

   当然,生态文明新时代,绝不能破坏环境。为此,新昌经过谨慎定夺,立地条件不好的,土壤黏性过重的,交通不便、山高路远的,这些都明确不宜种香榧,而尽量选择缓坡地,并采取穴植法,极力减少林地水土流失。由此,10万亩适种的低效林得以划定,为了缩短缓苗期,县里主推健壮的嫁接大苗,并引进象牙榧和珍珠榧等时下竹山种香榧的优良品种。

   那么,谁来种,怎么种,今后如何收?紧跟其后的是,新昌的组织化创新:改变小农小户、单打独斗的生产方式,转而通过林地流转、规模开发,再兰溪梅江香榧,进行统一种植、管护、招商,并竹山种香榧,今后开展统一加工、品牌和销售。

   在黄旭荣看来,其他区域起步虽早,但分散经营相对严重,新昌作为后来者,如同一张白纸,采取统一经营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品质更可控、分工更专业、生产更集聚、经营更规模,竞争力显然不可同日而语。正是此种制度,才有可能让新昌新秀居上。

   从清竹林,到种榧树,再到产果子,少说也得七八年。这个时期,如何让村里有收益?新昌想到了“期权兑现”。简单说,村集体把山、林、地等资源折算成股份香榧林地承包,提前兑现香榧林增值对应的期权红利,带动125个村每年10多万元的分红收益。另外,由县财政局牵头设立“新昌县兴村富民基金”,国资香榧耕作模式共同出资,首期募资3.2亿,投资1万亩香榧产业项目和绿电项目,每年拿出10万元进行分红,用于203个村消薄。这些村以不同股份(香榧坚果的别称)入股,每年可收益3到10万元。

   小将镇地处新昌东部,毛竹山就有7万多亩。这里最早试点低效林改造,三年内将完成3万亩,目前已有4000多亩种上了香榧。里东村党总支书记吴海江告诉竹山种香榧去靠山吃山,只能卖竹挖笋,如今村里劳力大多外出,竹价30年基本没涨过,已很少有人砍竹,于是长期失管,就连笋都不长。

   去年,里东村花了一个多月,终于流转出0亩竹山,悉数种上了香榧。今年又流转了0亩,眼下天气转热,不宜再种榧苗,正抓紧砍竹。据介绍,清苗补偿0元/亩,前五年年租金100元/亩,第六年起按120元/亩计,待产果后有二次分配,青果亩产0斤以上,每增加100斤,租金多增加元,可达0元/亩。

   “起初推动难,在于土地租金很有限。一些老百姓误认为是收了去,因此宁可空着也不肯流转。但未来,如果管得好,还是很可观的,流转有租金、务工挣薪金。关键是,通过林下经济、农旅融合,‘钱景’更广阔。”吴海江快人快语。

   “共创共富专班”相关负责人王进成也坦言,今后,10万香榧基地信息全包全揽,必得委托村集体或经营主体进行组织化管理,同样也能帮助村集体和村民增收。目前,榧树哪里能买到香榧树已未雨绸缪,正积极加强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研究精深加工,挖掘香榧潜力。

   新昌县农业农村局总农艺师王焕忠告诉竹山种香榧香榧并非竹山种香榧选择,现在,每个乡镇都在努力推动流转,竹山种香榧项目进行产业化开发,如种植高山蔬菜、水果、中药材等,目的也都是激活零散、沉睡的资源,让老百姓以土地入股实现增收,也让乡村产业真正实现兴旺。

   采访最后,黄旭荣强调,低效林改种名贵林,不能光算“产业账”,而得算“综合账”:据测算,10万亩香榧林年利润可达约5亿元,香榧树价值超1亿元,可为集体经济薄弱村每年增加10万元收入,低收入农户每年增收00到10000元;从生态价值看,可年均固碳释氧价值为万元/年,生物多样性保育价值万元/年;而香榧作为“长寿树”,更可以代代相传,犹如一座巨大的“绿色银行”。

   “共同富裕,重点在农村;山区跨越式发展,文章在山林。当然,这才刚开端,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需要久久为功,也需要根据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做出新调整、采取新举措,但未来是值得期待的。”面对社会各界,黄旭荣信心满满。

   本文来自【竹山种香榧】,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