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香榧百科

香榧百科

晚潮老家丁驾山香榧森林环

专业香榧网站2024-05-31香榧百科广东有香榧吗
晚潮老家丁驾山香榧森林环,广东有香榧吗,香榧树干果,前天去了老家斯宅一个叫丁驾山的村庄。我也是k22次去丁驾山,丁驾山是老家陈蔡一带比较高的村庄,分外丁和里丁,也是闲着没事,几个高中同学凑在一起闲聊,想去丁驾山看看。

晚潮老家丁驾山香榧森林环

   前天去了老家斯宅一个叫丁驾山的村庄。我也是k22次去丁驾山,丁驾山是老家陈蔡一带比较高的村庄,分外丁和里丁,也是闲着没事,几个高中同学凑在一起闲聊,想去丁驾山看看。

   19年我在斯宅当代课老师的时候,没有丁驾山的学生,同学运骤说他有丁驾山的亲戚,运骤的小姑姑嫁到丁驾山,几个姑表兄弟很能干,尤其是那个姑表弟媳,是个贤惠能干的持家能手。他说三四十年前曾经去过,那个时候还没有通汽车,黄檀寺上去,连续的五里路石头踏道(陈年香榧子),村庄很高,村庄四周的山很高。运骤夫人也回忆起来了,记得表兄弟几个相当热情客气,当年过来的时候,香榧现炒,非常好吃。香榧现炒,当年在我们老家一带是高规格接待的体现,记得表弟妇炒的六谷胖,真是绝了,松脆香酥,现在还记忆犹新。

   当年来的时候,同学运骤的儿子还小,宿了一夜,结果下了一夜的雪,山路封了,还是表兄弟章校抱着运聚的小孩下的山。

   我们这次又是五户人家乘两部汽车从城关出发,车到陈蔡,现在称之为东白湖,应该是进入古镇了,随着东白湖的沿湖山道,弯弯曲曲的绕,到上泉村,便是丁驾山了,现在村庄撤拼,我们老一辈客居在外的人,回故乡似乎是走进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有陈里马家黄檀寺,西施考坑蒋高坞,都是上泉村了,画家斯道便出自这里。现在的通讯太发达,远在湖州的好友裘孝金得知我们在丁驾山游玩,便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外丁他哥哥家里吃饭,很感动呢!来到这里,我以为应该留下一笔,高高耸立的笔架山,苍翠欲滴的丁驾山,白云炊烟,诗情画意,田园气息扑面而来。黄檀寺村,远眺近观,不见黄檀树,但村庄给人的感觉很整齐,感觉得出来,这一带民风尤其淳朴,当汽车路过红旗水库时,那清澈的库水,也有碧波粼粼的波光,居然心境大好。

   不用爬五里路踏道,一路汽车直达丁驾山的停车场,一座翼亭,数丛古树,一眼望去,老屋错落有致,新屋推陈出新,问到一位老伯,九十六岁,有点仙道风骨,身体非常硬朗,谈吐举止大方得体,思路清晰,说是七十六户人家,村里高寿的多,还有一位一百零五岁的寿星健在。

   同学表弟家果然客气,一杯热茶,一盘香榧,一盘南瓜籽,拉开了接待我们的序幕,镬灶,柴爿,以及男女主人忙前忙后的身影,给人以很亲切的感觉。我拿只手机,开启了照相功能,房前屋后的转,远山近景,风光各异,我还刻意拍了一些农具家具,尤其是竹匾工艺之类的物品,在外面巳经难得看到了。记得我写过一篇《香榧精油面霜》,里面引用了山里百姓的几句话,有人说,东白山的日出像簿篮那么大,有人说像米筛那么大,米筛和簿篮?现在好多年轻人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呢!

   村口孝义亭边上的几棵古树,应该有不少年纪了,其中最老的一棵盖树,应该数百年了,但没有钉上古树的牌子,历经沧桑岁月,尽管树身已经空荡荡的了,但依然叶繁枝茂,欣然接受着远方的来客观赏。可以推算,当年的好友裘孝金、陆德标小的时候,肯定也是在大树底下看蚂蚁扛鲞头的游戏。

   丁驾山的茶叶,应该写上几笔,虽然不是石笕茶,但是称之为高山茶没有错,我以为其具备了特有的故乡之乡味,山里人说头汁苦,二汁补,三汁乳,似乎有些道理!一杯茶,头一泡味道带苦味,浓啊,第二泡据说是补身体的,第三泡一般的茶叶就不喝了,但是,山里丁驾山的茶叶,第三泡还有香味,还有后味。

   另外还有人说茶叶解百毒,独好眼目。你在锅里炒青茶几个晚上,如果炒其他炒货,眼睛肯定受不了,但是,炒茶叶却无妨,而且越炒眼睛越亮,怪了吧。什么时候,采茶季节,也过来帮忙炒茶,这种在锅里翻动青茶散发出来的气息扑面而来,薰陶着眼睛,保不定把眼睛里的白内障都薰化了。

   下次碰到这里的茶叶专家陆德标,好好的向他建议一下,老家丁驾山的茶叶,也应该争取一下有个品牌。

   中午吃饭团团一桌,大鱼大肉觉得不足为奇,已经六月初了,还有新鲜的从山上刚刚拔来的笋,还有一碗是蒸熟了的黄精,甜甜的,糯糯的,黄精,是一种野生的植物,确切一点地说,是珍贵的药材,有很多人体需要的元素。记得我们那年去磐安药材市场上看到过,没有十万大山,便没有黄精这种植物。

   酒是自己烧的糯米烧酒,大镬米饭,柴火烧的,特别香,一个锅一样的镬焦(骆家岭香榧),才是小时候的味道。

   总是觉得丁驾山之游还没有尽兴,坐车游走,黄檀寺村没有停下脚步,老式上丁驾山的五里路踏道没有印象,溪水潺潺流淌和鸟语花香没有感觉。

   很想再来游一次,我倒以为是大雪封山,火塘燃起来熊熊烈火,围着火塘,一杯丁驾山的清茶,在火塘中煨几锭年糕,煨几个蕃薯,聊聊前朝旧事,豈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