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中国香榧

中国香榧

写点生活风景风情这边独好

专业香榧网站2024-05-22中国香榧香榧菇
写点生活风景风情这边独好,香榧菇,香榧出口,前一期我写了在玉溪新平,我向彭寂宽、聂耳母子深情鞠躬,我的眼泪从云南流到浙江,读者朋友反应安慰了我的心。今天就写一个轻松愉快的游记。我和夫人周晓霞坐的是动车,女儿、

写点生活风景风情这边独好

   前一期我写了在玉溪新平,我向彭寂宽、聂耳母子深情鞠躬,我的眼泪从云南流到浙江,读者朋友反应安慰了我的心。今天就写一个轻松愉快的游记。

   我和夫人周晓霞坐的是动车,女儿、女婿及3个孩子坐的是飞机。我们早上7点多从诸暨火车站上车。一辆7座车在诸暨站停一下,我们下,然后他们5口之家也是乘高铁去杭州,再转到机场。

   怕票不好买,我们去的高铁从嘉兴西起点至昆明南,返回的车从昆明南买到芜湖西。

   早20天,我与朋友朱志光约好,请他在昆明火车站接我们夫妻。女儿、女婿5口,女婿在机场花00元,租了一个7座车(香榧叶)。

   到昆明是当天晚上7点多,朋友朱志光早已在等我们。我们按预定驱车来公里来到玉溪抚仙湖旁希尔顿酒店边的民宿。

   民宿比较好,我们住2间,每间0元一天。前门有个小天井,四周有花草,有桌有凳,可以观赏一下附近的风景。

   抚仙湖,云南高原上的蔚蓝湖泊,是孕育滇中蓝色文明的生命摇篮。300多万年前,喜马拉雅剧烈的造山运动,山脉崛起或者断裂,形成一系列断层,贮水及石岩溶蚀,在云南高原形成了一个南北向的断层陷落湖-k22抚仙湖。

   抚仙湖活在神话里。相传肖、石二仙下凡至此,并肩搭手倚立,观湖光山色,赏人间美景,竟至如痴如醉,流连忘返,抚仙湖由此得名。文学家感叹抚仙湖的美景,旅行家惊叹抚仙湖的清澈,留下美文佳话。明代文学家杨慎赞之“澄江色似碧醍醐,万顷烟波际绿芜。只少楼台相掩映,天然图画胜西湖。”明代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在《香榧树种植条件》中比较滇与各湖后,赞曰“惟抚仙湖最清”。

   抚仙湖水域面积216平方公里,最深1.9米,为珠江源头k22大湖。抚仙湖碧波浩渺、水色荡漾,独享我国的深水型淡水湖泊、的1类淡水生态大湖的桂冠;蓄水量206亿立方米,占全国湖泊淡水资源总量的9.16%。抚仙湖是全球少有的1类水质湖泊,被列为全国8个水质良好湖泊生态环境保护试点之一,是全国江河湖泊生态环境保护重点。

   地球同纬度区域,哀牢山是k22保存完好的大面积的原始山地常绿阔叶林,为自然保护区,是巨大的天然生物种质资源基因库,是云南动植物王国中的“天然博物馆”和“标本园”。

   山间铃响马帮来。这里是茶马古道重要的组成部分,千百年来,马帮驮着希望和梦想,驮着茶和盐,从这里走向四面八方。从红河沿岸到哀牢山间,世代繁衍生息着彝、傣、汉、哈尼、拉枯等民族,古老的文明在这里传承、古老的歌舞在这里欢腾……

   哀牢山茶马古道是古代云南三大通道之一。初始于普洱,翻越哀牢山到达大理。明朝后始于昆明,通往老挝、泰国等地。遥想当年,马蹄声碎,每一匹马都驮着希望,每一个人都揣着梦想……

   中午了。云南的太阳比较烈,望一下叫你眼花,天特别蓝,白云在蓝天缓缓流动,很低,似乎手能摘得下来。阳光下足显暖和,有26摄氏度。到中午饭时,一家7口在一家小饭馆吃饭。

   生命从何而来?远古传来回声!帽天山揭开了神秘面纱,回答了这一具有自然科学与哲学意味的问题。

   19年,古生物科学家侯先光先生在帽天山发现的一块纳罗虫古生物化石,将沉睡于寒武纪时期的生命唤醒。距今5.3亿年前的澄江动物化石群,保存着地球生命丰富完整的档案,揭示了生命大爆发的情景,这里是所有动物祖先的发源地,生命在此突然爆发式出现,然后不断地进化。

   帽天山,被国际古生物界视为地球生命的“圣地”。2012年,中国澄江化石地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成为中国k22个化石类世界自然遗产。世界闻名的帽天山,这座顶着天的山,还有多少谜要我们猜想?

   19年7月1日,云南澄江帽天山上,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侯先光用地质锤敲开了一块岩石,澄江生物群的k22块化石-长尾纳罗虫化石便华丽登场了。之后,云南虫、怪诞虫、抚仙湖虫、灰姑娘虫……陆续登场,科学家将它们称为“澄江生物群”。

   随着人们对澄江化石地的深入了解,它的价值被不断发现,澄江化石的研究成果多次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二等奖,多篇论文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叫香榧》《盐香榧》上。截至目前,20个门类、2多个物种以及许多现生动物的祖先都在这里被找到。

   2022年5月,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博物馆(哺乳期香榧)基本陈列荣获第十九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该奖项被誉为中国博物馆界的“奥斯卡奖”。7月,被教育部命名为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10月,入选全球首批100个地质遗产地最终名录。

   “这里有这么多蝴蝶!”大外孙指着前面的展示大声叫着!啊,有一大片五彩缤纷的蝴蝶,足足有300只标本,如同活生生地停在墙面,双胞胎指着数着,蹦着跳着,连声叫:“太好了,太好啦!”忽一会,双胞胎男孩又尖叫道:“那边,虫子虫子!”定睛望去,大大小小的昆虫如同蝴蝶一样爬在墙上。他们一个数虫子的数量,一个数着大昆虫有几条腿,煞有趣味。

   聂耳广场以人民音乐家聂耳的名字命名的广场,如今成为了玉溪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从高空俯视,广场主体设计犹如一把巨大的小提琴镶嵌在大地上,景象壮观别致。让你不由地感叹玉溪人民的智慧,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城市花园,清晨傍晚,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湖边的柳树,岸上的草坪,绿屏叠嶂。如翠般的玉湖,像有着曼妙身段的少女,静静地依偎在聂耳山畔。随着霞光晕染湖面,无论你身处哪个角落,都会沉醉在广场上绽放着的美景之中。

   第四天,我们在亲家杨老师的带领下去磨盘山国家森林公园。我在资料中见到,新平县的县名与明代磨盘山和一个叫普应春的名字有关。

   明万历年间,在明王朝“摧税使者满天下,致使小民怨声彻天,降灾召异”的压榨下,领导磨盘山区彝族人民,于万历十八年开展声势浩大的反地方斗争,控制平甸乡,威震滇中。万历十九年,抚镇吴定、沐昌祚,大征汉、土军,令参将邓子龙为右军,游击杨威为左军,率师入平甸乡境,扎营于今诸暨香榧多少钱一斤,与普应春的彝家军对垒。经过四次大的拼杀,邓子龙打败了普应春的彝家军,擒获普应春。七月二十三日,邓子龙于呜鼓营(五花山) 刻石记功。上表请割元江、石屏、河西、新化部份地域建立县治,定名新平县。

   磨盘山山顶有海拔20米,一到顶峰,双胞胎男小孩阳阳呕吐了。是高原反映?还是前一天游龙泉寺时误吃了喂鱼的食料后的胃肠道反应?连续呕吐四、五次,我建议马上撤下山。我夫人建议他吃一点红景天,我看看他精神状态还很好,阻止了,我的体会是红景天对高原反应作用不大,而禁食(诸暨香榧产业)倒是要首先做到。晚上到了“锦绣食府”的三楼住处,他又一直呕吐,我建议他吃一点米线,少放油、辣,直至第二天早上他才康复如初。

   正月初五,亲家在大姐夫的亲戚家设宴款待我们。他们所到亲戚有30多人。初七晚上,我们作东还是在这家新开的食府答谢亲家的亲戚朋友。所到余人。我和亲家杨老师各对自己所在县市作了概述。新平县面积4000多平方公里,诸暨仅2000多平方公里;新平人口27万,诸暨人口125万;新平于19年国务院批准设立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诸暨于19年撤县设市;新平有个彝族反抗压迫的普应春,诸暨是西施美女的故乡;新平有个人民音乐家聂耳的外甥,诸暨有个中国上海发起组(临安香榧基地)发起人之一俞秀松。新平县在云南是十强县,我问靠什么?答靠金、银、铜、铁矿。新平的县城十分清洁卫生,与诸暨比,马路行人少,车子少,休闲和旅游十分适宜。大家欢聚一堂赞美云南和浙江。云南好,气候好,风景美;浙江好,西湖美,人勤快。云南好,米线好吃花饼香,浙江好,霉干菜扣肉真是香。云南好,灵芝、松茸、普洱茶,可口又鲜吃不够;浙江好,龙井、香榧、淡水珠。说起珍珠,大家均把目光投向女儿田甜。田甜表态说:我就是做珍珠饰品的,大家需要可以微信加我,只是去年以来珍珠行情看好,价格涨了又涨,但亲戚们要,我尽量平价满足。亲人们热烈鼓掌!

   傍晚,当烈日开始由烈变红彤彤快要下山时,我们参观了新平县城的溪湖。溪湖,原来是泄洪防洪的小湖,后来逐修改成一个供人游玩、娱乐的场所。它有点圆形,象个轮胎,中间修有三、四层一个大塔,人为地分为几处。女婿说新平有关部门还参观和借鉴了杭州西湖三潭印月的标志。游人不少,西面还有游船,我们3孩子奔走塔上,嘻乐于水上石径,高兴异常。我和女儿凑合几句:欲把溪湖比西湖,浓抹淡妆也相宜。西湖博大,溪湖小巧。新平县成亲、结婚的新人往往在这里举行婚礼。

   正月初十,我们该返到昆明云。女婿的7座租车由于倒车停车时后档风玻璃破碎了,在附近加了块挡风板,但不透明,高速仍可上。为安全起见,我们6个由四表哥的大宝马送至化念车站。新平离化念站20多公里,四哥说20分钟一定到。女婿一人开着车奔昆明。

   化念站是昆明至老挝万象、缅甸、西双版纳的中间小站,开通还只有2年。车站很小,上午9点分,一辆绿皮高铁停了下来。我们上车大概一个小时就到昆明。

   朋友朱志光来接。他还叫了江苏朋友龚建国。龚师傅开了辆大奔。中午我们是住宿的希尔顿欢朋酒店旁边的小饭店吃饭,下午开始游滇池。

   滇池岸边,人挤着人,海鸥成群结伴低飞着抢着旅客手上的食物。这可把孩子们乐坏了。他们一次又一次买着面包,或向滇池扔让鸟空中接食,或在手上让海鸥啄着面包……

   席间,我问朋友,你们为什么不回老家过年呢?朱志光说老家太冷,父母去世后就去得少了。我在昆明30年啦,这里的气候习惯了。龚师傅说,我在昆明40年,我是顶父亲职来昆明,这儿温暖磨懒了我回老家的念头。现在,浙江的,江苏的朋友一来昆明,就要在昆明玉溪买房长住。

   第二天一早,我们夫妻赶到昆明南站,女儿、婿5口奔向机场。去时5人同一架飞机,返回时女儿和双胞胎坐一架,女婿和大外孙坐一架,原来只相差5分钟起飞,后来女婿、大外孙坐的飞机延误了3个小时。